张世煌:青贮玉米是个风险较高的产业!(四篇)

宝马娱乐在线城

2018-02-28 11:27:22

体系科技人员面对记者讲话要谨慎,别为了哗众取宠就忽悠农民。去年忽悠特用玉米,那是调结构的主流吗?显然不是,今后也不是。特用玉米是重要的商品领域,但不是主流。产能过剩的矛盾之一是产品质次价高,满足不了市场和下游产业的需求。这是普遍现象,是造成产品过剩和影响产业竞争力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个矛盾绝不是发展特用产品就能够替代的。推动“粮改饲”是正确方向,多数国家的玉米产业本来就是以饲料为主。但如今说到青贮玉米不要过激,不要忽悠,不要坑害农民。

最近网上几篇关于青贮玉米的文章,提醒农民、干部和企业要谨慎。例如农资导报那篇文章说的很在理,但品种选择那一段不够严谨,有点想当然。那些话从专家口里说出来,就容易误导基层。

近几年,我国现代乳业进入迅速发展时期,但劳动力成本和粗饲料品质是两个重要的限制因素,种业提供的“专用”青贮玉米品种越来越让牧场失望。为了提高产业竞争力,企业不得不按照自身要求筛选青贮玉米品种。非如此不能提高产业竞争力。现在,某畜牧业大省区大约有40%用普通玉米作青贮,40%为兼用型品种。这两种生产模式风险比较小。还有20%是所谓“专用”型青贮玉米品种,质量差,给牧场带来风险。这类品种适合做草料(forage),不适合做青贮(silage)料。粗饲料质量差,已成为影响乳业成本的两个关键因素之一。

青贮玉米生产应符合乳业要求。现代牧场对原料的质量要求越来越严格,这两年质量迅速上升。但散户养牛使用的青贮料质量差,效益低,必然加速散户出局。

种子企业如果不能提升散户牛场对青贮玉米的质量需求,自己的路也就断了。这很快就会发生。散户牛场或者升级或者出局。但即使散户(小牧场)也在使用更适合的品种做青贮,以提高效益。种业人不能不承认这个现实。

那么机会也就来了。当前,越来越多的现代化牧场、合资或外国独资乳企需要什么类型的品种?听说北京农学院某教授也下去调研,我去过的牧场你也去了。这很好。而且他每次讲话都陆陆续续地采纳我的批评意见,这也很好。青贮玉米种子经营者要改变思路。农民是种子公司的商业伙伴,猪牛羊鸡鸭鹅才是客户。经营青贮玉米,合作伙伴和客户关系更直截了当,我们不能不换个思路认识未来的市场格局。年轻人不可保守,要不断学习新知识,改变自己的理念,适应这个快速变革的产业。

根据中国的国情,有能力的种子公司,不必专门做青贮玉米育种,可在正常开展玉米育种的出圃阶段,评估品种的饲用价值。如果符合青贮玉米要求,这就等于扩大了新品种的使用范围和延长了品种的经济寿命。国家玉米产业体系发放的美国和中国自交系中就有适合做青贮的材料。欧洲玉米品种进入中国,其中有不少适合做青贮用,概率较高,但需要筛选。这样用少量投入便拓展了产品的市场空间,为企业增加额外价值。

京科968可以应付一阵子,但用不了几年,就可能退出。因为穗腐病和茎腐病都是青贮玉米之大忌。郑单958已经在用,但茎腐病是个问题。卖这类品种的公司要抓紧,但不要继续扩大制种面积,能帮助去库存就很好啦,别再奢望扩大面积和更多地延长寿命。德美亚1号、德美亚3号、利合16和屯玉188适合早熟地区使用。中法合作育成的某品种父本就是青贮玉米自交系。先玉335虽然适合做青贮,但母本含有Maiz Amargo Duvick博士是作物生理学家,却成为先锋公司的首席育种家,他一生研究抗逆育种,对美国和全世界的玉米育种和种业影响都很大。孟山都对未来育种方向的设计也是基于生理学研究。青贮玉米育种既要尊重生理学,还要尊重市场、尊重用户,满足养殖业对青贮玉米原料的质量要求。育种家要根据市场需求和作物生理学研究成果确定育种方向。

二、玉米的形态结构和产量构成

分析近三十年来玉米形态结构的变化表明,我国玉米育种在稳步向前,但与跨国公司相比仍有差距。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已经改变了国内企业和育种者对作物产量形成机制的认识,高产不在于单株的高(秆)、大(穗)、晚(熟),而在于单位面积上干物质的生产能力和分配,即biomass(生物量)和经济系数。

玉米的植株分为根、茎、叶和果穗几大部分。查阅国内文献资料,根系大约占总干物质的5%,在植株成熟过程中根系的干物质逐渐转移或腐解,所占比例减少。通常计算玉米生物量的时候不包含根系。

以下资料来自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对最近三十年国内玉米骨干品种的观察试验数据:茎干物质平均占全株25%,呈下降趋势,从261%。数据表明,许多品种在初霜或收获时并未达到生理成熟。

以上数据显示,我国玉米品种的干物质分配逐渐趋于合理,明显提高了籽粒生产效率。这一总的发展趋势也符合畜牧业对青贮饲料的营养需求。实践证明,植株高大晚熟繁茂,使经济系数下降,不利于提高作物生产效率。普通玉米品种将继续提高籽粒干物质比重,提高品种的抗逆性和稳定性。

三、经验教训

普通玉米育种正在扭转育种思路、方向和技术路线,从表面看是协调单株与群体的关系,实质上是提升单位面积的biomass和收获指数。实现这两条都不容易,需要大量时间、人力和资金投入,绝非短时间可以奏效。

以往高秆、大穗、晚熟、稀植型品种难以提高经济系数,这是今后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绕不过去的技术障碍。从biomass角度看,实际产量并不高,生产风险却很大。从生理学角度来评价,这类品种属于高投入,高风险和低效益类型,现在正被机械化作业迅速淘汰。

四、走出青贮玉米概念误区

青贮玉米指的是silage corn,还有一种饲草玉米,即forage corn,两者有区别。一些育种者混淆了silage 和 forage 的不同市场定位。我国乳业发展需要的主要是silage,而不是forage,这是资源条件决定的。即使是发展肉牛养殖业,在草场资源丰富的国家通常不会用高成本的forage corn去生产肉牛。南美洲属于资源型农业,自然草场的forage成本很低。欧洲属于多样性丰富但资源约束型农业,青贮饲料和养殖技术水平都很高。我国用作物秸秆喂养肉牛,符合当前国情和资源条件。玉米育种者应以市场为核心,尊重养殖企业和专家的意见,种子企业不要胡乱猜想。

青贮玉米是个产品(或用途)概念,任何类型玉米都可以做青贮,只是产量和品质参数略有差异;很多普通玉米品种也是很好的青贮玉米,既可获得高的生物量,也有较高的淀粉含量。

我国宜发展粮饲兼用(通用)型玉米品种。既节省成本,又降低风险。在青贮玉米行情好的年份,出售青贮玉米的回报率高于籽粒玉米,当畜牧业下滑或青贮玉米过剩的时候,可以收获籽粒,减少损失。

国内一些育种者所说的青贮玉米产量实际上是鲜重,长期忽略干物质产量是造成这个领域思想混乱的根源。

植物生理学有一个很重要的基础概念,叫生物量(Biomass)。与之对应的叫生物学产量(biological yield),或者biological out put 等等。前者严谨,后者通俗,本质上是一回事。

大家都熟悉生物量(Biomass)的定义。生物产量是指作物整个生育期间通过光合作用生产和积累的有机物的总量,通常指地上部的总干物质重量。这个定义与 biomass完全一样。那么鲜重是什么呢?鲜重是 fresh weight, green weight, 或raw weight。这个raw weight最生动。但不管biomass还是biological yield,都是干物质。这是讨论问题的基础。而青贮玉米不包括根系和地上部625px这一段产量。所以,无论哪一个概念,都没有疑义和歧义。

最后,我们知道了,无论哪一种解释,生物产量 ≠0%,中性洗涤纤维含量从≤55%提高标准到≤50%,淀粉含量从≥15%提高到20%。这后两项指标太低,不符合乳企的要求。

20多年来全国审定“专用”青贮玉米品种一百多个,但在生产上的种植面积却非常少,不到20%,今后还将继续减少。国内规模养殖场基本不用,外企更不用,这是为什么?

七、“双30”是乳企不得不提出的质量抓手

青贮“专用”玉米品种的质量与企业要求差距较大,突出表现在“双30”,即干物质>30%,淀粉含量>30%。企业这个要求不过分,也不算是很高的指标。这是符合乳业当前发展需要和降成本、提高企业效益的抓手。如果种子企业生产销售的青贮玉米“专用”品种没有给乳企提供抓手,人家只好自己去找。

育种标准低,突出表现在干物质产量和淀粉含量过低,而中性洗涤纤维含量过高。前者制造高产假象,最终被企业拒绝。后者有利于提高品种的抗倒伏能力,但牺牲了饲料品质。在正常生育期范围内,多数玉米品种实现“双30”并不困难。

八、优化青贮玉米育种方向

当前要以“强品质,增能量,降风险”为重点,优化青贮玉米的育种方向。必须放弃“高(秆)大(穗)上(穗位高)晚(熟)”的育种思路,施行“矮(秆)早(熟)密(植)抗(倒伏)”的育种方向。最终用户要用“钱”来衡量品种。青贮玉米须满足乳企和农民两方面的收益,找到能够共同接受的平衡点。

畜牧专家告诉我们,衡量青贮玉米的品质有四项关键指标,即干物质决定产量和品质,淀粉决定能量,乳酸决定发酵质量,乙酸决定适口性。对乳企来说,这四项关键指标是可调控的,育种者要了解和满足客户的这个需求。

九、青贮玉米产业改革与创新方向

青贮玉米育种要遵循生理学规律,改变植株形态结构,提高干物质生产效率和青贮饲料的利用价值。本质上是干物质产量 水分,核心是biomass。而干物质生产效率与常规玉米育种没有区别。但育种者培育的品种必须向畜牧业收购、加工和使用青贮玉米原料的客户提供质量调控的抓手。而现行的“专用”青贮品种几乎找不到抓手,使企业很难降低原奶的生产成本。企业只好自己去找抓手,于是就找到了普通玉米青贮化这个途径。

普通玉米育种的方向、技术路线和种质基础正在走出误区;青贮玉米是个小产业,当前需要从育种方向和种质基础方面进行深刻反思。从实践经验来看,应该比普通玉米更容易走出误区。当玉米种业受困于“寒冬”时,青贮玉米却新增需求,逆势上行。但如果种子公司经营的品种不对路或代表落后产能,恐怕就失去眼前这次机会了。

玉米各部分器官的干物质分配越来越符合畜牧业加工青贮的要求,但青贮玉米鲜重产量的实质是生物量(biomass)加适量水分。所以,青贮玉米育种应重点提高干物质产量,这个biomass概念在育种内涵上与普通玉米没有区别。今后青贮玉米育种需要改变的是干物质生产效率。

在饲料生产中,主要品质因素可通过收获期予以调控。现有的青贮玉米品种一直是制约因素,用户很难通过品种搭配和收获期来调控青贮原料的品质。这是我国乳业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国内现代乳业公司的硬件设备和工艺流程都是世界一流,惟有粗饲料的质量对产业链终端成本的影响还有巨大提升潜力。

农业部正在改革品种审定程序与标准,促进了育种创新。青贮玉米育种应听取养殖业的意见。这毕竟是一个技术和装备投入都很高、管理要求严,且竞争压力越来越大,也比较脆弱的产业链。育种必须适应。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为了适应国内青贮玉米发展需要,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增设了青贮玉米专家岗位,还有一批试验站在畜牧业主产区与现代乳企合作。目标很明确,根据畜牧业发展需求,开展青贮玉米品种筛选、育种、栽培和植保技术研究。国家体系通过科企合作途径,在育种方向、技术、信息、种质基础和人员培训方面提供公益性服务。

必须加强种质扩增、改良与创新。以往大多数“专用”青贮玉米品种往往含有热带种质成分,不但制种产量低,缺乏竞争力,饲料生产的风险也很大。要合理使用热带种质和欧美国家的玉米种质,培育适合我国东北和西北地区使用的粮饲兼用型青贮玉米新品种。

在青贮玉米产业发展初期,农民和企业迫切需要栽培技术研究和指导,帮助农民和企业筛选矮杆、耐密植和节省资源投入的新品种;指导农民增加生产种植密度和降低产成本,界定最佳收获时间等。企业应注意,即使同一个品种,农户对普通玉米和青贮玉米会有不同的栽培技术需求。

目前的“专用”青贮玉米品种只是个体产量较高,短时间内很能忽悠种子经销商和农户。“专用”青贮玉米品种的种植密度偏低,但增加密度后容易倒伏,且茎杆细弱、穗小或空杆,营养价值大幅下降。要推荐农户选用虽然个体产量低,但耐密植抗倒伏的品种,适宜机械作业,通过增加密度实现群体高产。

要针对不同产区的生态环境加强青贮玉米的病虫害防控技术研究与指导。当前重点研究茎腐病、丝黑穗病和某些严重的叶部病害。

一些已经调整了育种方向的种子企业,面对现代养殖业施行科企合作,产业合作,培育符合乳企需要的青贮玉米品种,不过是顺带环节,不增加负担。国内种企要有竞争意识,法国、德国、美国的青贮玉米品种已经进入中国,就像当年先玉335一样,将改变国内的育种思路。当然,国内也需要少数种企服务落后产能。再过几年,乳业和青贮玉米领域仍会有少量的落后产能。此外,还要慢慢培养forage需求和提升黄贮玉米的技术水平。

现在的形势:普通玉米青贮化占40%,粮饲兼用占40%,“专用”青贮玉米不到20%。随着养殖业规模化现代化推进,现有“专用”型青贮玉米品种将继续萎缩。这是相关企业把自己的机会拱手送给了别人,不要怨天尤人。

现在,内蒙古、宁夏、辽宁、河南、山东、山西、新疆都已经筛选出或选育出粮饲兼用型品种,而跨国公司更是以兼用型品种稳稳地进入国内市场。这种势头已经不可阻挡。我们必须适应技术进步潮流,才能站稳自己。

做事情要抓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不可混淆主次,更不可以偷换概念。当前,企业计算经济效益时,当然要以那些投入少,见效快,回报最多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为抓手。种子公司要明白,养殖企业为什么提出“双30”的要求,这是适合乳企需要的青贮玉米品种的第一道入门槛,只是一个居中标准。

大多数种子企业可以在常规育种线的收官阶段分析出圃品种的全植株营养参数,筛选出适合做青贮的玉米品种。这扩大了普通玉米品种的市场范围。国内一些企业已经在这么做。国外品种的进入,将拓展国内企业和育种者的思路,促进这个领域的创新。

讨论育种标准须尊重养牛专家和草业专家的意见。乳企、种企和农户只能合作共赢,但这需要磨合时间。

十、企业与农民之间的磨合期,关键是定价

这次会议设专题讨论青贮玉米的收购定价问题,说明乳企已经集体行动,农民这边也要行动起来。今后3~5年,乳企与农民之间将进行磨合,种子企业不要瞎掺和,但要明确自己的定位。实际上,种子企业只能旁观,因为最终是养殖企业与农民达成共识。这么一来,种子企业就更要改变自己了。态度谦虚点好!不要瞎咋呼。

在结束本文的时候,送给青年科技人员一句话,要了解基层农民、企业和管理干部在想什么。现在的科技人员似乎不怎么了解和关心这些来自基层的声音,而把自己的想法看得太重要,走向极端就难免自以为是。这对企业和自己都很不利。

(国家玉米产业体系 张世煌 李潮海 刘文国 孟昭东 曹靖生 王永宏 赵久然 李明顺)2017年2月23日

当前我国青贮玉米发展现状与对策

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

(一)发展现状

、大部分专用青贮玉米品种不受牧场和收购企业欢迎

“高产”不优质、“专用”青贮玉米倒伏风险大。普通玉米青贮化应用越来越普遍,成为我国青贮玉米发展中突出的现象。大多数“专用”青贮玉米植株高大、穗位偏高、叶片肥厚、叶片持绿、生育期偏长,鲜重(raw weight)产量和含水量都很高,淀粉含量偏低,倒伏风险高。

、品种使用混乱

普通玉米、粮饲兼用和专用玉米同时使用。宁夏普通玉米青贮化和粮饲兼用作青贮分别占40%,“专用”青贮玉米仅占20%。收获期淀粉含量差异较大,含量低的仅14%,高的可达37%。收获越晚,淀粉含量越高,“专用”青贮玉米低于普通玉米,青贮玉米加工、养殖企业和农户更喜欢灌浆程度好的粮饲兼用型品种。

、地区发展不平衡

青贮玉米的发展与草食畜牧业的发展相一致,内蒙古通辽地区发展较快,青贮玉米面积达到380万亩,占全国四分之一,其奶牛、肉牛的发展也非常快。

奶牛养殖区与肉牛养殖区对青贮玉米品种的要求不太一致。肉牛青贮料对生育期要求不太高,晚收获对收购企业更有利;乳业对青贮玉米收获期要求较严,太早太晚都不行,对品种要求更严格。乳业企业收购、加工、使用青贮玉米需要对原料品质的可调控性。“专用”青贮玉米品种通常做不到对营养品质的可调控,或调控成本过高。

、收获质量差

最突出的是籽粒破碎不够,秸秆切碎率低,未破碎籽粒比例高,影响籽粒的消化吸收。进口收获机械的收获质量普遍优于国内机械。

、竞争激烈

跨国公司培育的普通籽粒和青贮兼用玉米品种已经陆续进入中国,有些已经进入试验和审定程序,对某些国内企业形成竞争压力。但这种竞争对乳业发展非常有利。这需要引起育种者关注和积极应对国际竞争。重点是满足国内乳企对原料质量的全面需求。

(二)发展建议

、改革品种试验方法和审定标准,重视抗病性、抗倒性,建立以养殖业需求为目标的青贮玉米质量评价标准和育种方向。

、加强国外优质青贮玉米种质的引进、改良与创新,结合本地生态条件,选育符合市场需求的优质高产新品种。当前,要重视从现有普通玉米品种中筛选适合作青贮的品种,这样无需审定,选好就能用;而且现有普通玉米品种类型丰富,内蒙古、辽宁、山东、河南、山西、黑龙江、宁夏、新疆各地都筛选或培育出一批普通玉米品种达到青贮饲料的品质要求,可满足不同生态区需求。在当前优良青贮玉米品种缺少的情况下,不失为一种较好的应急措施。

、兼顾种、加、养三方利益,原料收购价格与品质挂钩,建立合理的定价标准和价格形成机制,实现优质优价。种子企业培育的青贮玉米新品种应使乳业养殖场收购、加工和使用青贮玉米原料时具有调控青贮质量和调整饲料配方的低成本操作空间。

、注重提高收获时籽粒破损率,可从品种、最佳收获期和收获机械方面来考虑。育种者培育的品种要给养殖企业以充分的可能来调控青贮玉米原料的品质。

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执笔:张中东 王永宏 薛吉全 张建华 孟昭东 李明顺 张世煌2017年2月20日

张世煌: 青贮玉米要粮饲兼用 !

摘要:①审定制度的僵化和越界管理,导致审定品种同质化,而符合市场需求的差异化优异品种却基本上过不了审定关。②20年前滥用热带和亚热带种质是误解,后来是固步自封,现在则是利益约束。育种者一个不小心就陷了进去。脱离生产实际的育种不可能支撑企业做大做强。③现行青贮玉米审定指标需要改进,如淀粉含量指标过低,审定出一大批“玉米草”。

我写了一篇《青贮玉米要粮饲兼用》的博客文章,推到微信后点击量超过五千人次。赞同者众,也有反对者。其中某些观念需要澄清。

大京九公司张玉强发帖称:“我国的青贮玉米不但有品质评价标准,还有品种审定标准,是青贮玉米方面标准最完善的国家,希望大家不要盲目的听信一些所谓的外国‘专家’的忽悠,支持国货,爱我中华!”你听这口气,把坑农上升到爱国高度!这帽子实在不小,但分析青贮玉米这个领域,今后被坑害的可不是农民,而是种子企业。

我在文章中说,育种者不要单独决定育种方向,要听听其他专家的意见。具体到青贮玉米育种,应当尊重用户要求。我们的下游用户包括养殖业和草业的高端专家。这包含着育种有关的技术原理,但更是一个态度问题。对用户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

青贮玉米育种和种子企业应当想明白,中国乳业刚刚走出三氯氰胺的阴影,就遭遇全球性乳业产能过剩危机;我国现代乳业刚刚起步,就面临杀牛危机。在这种情况下,乳牛养殖场要提高效益和竞争力,就必须严控饲料质量,岂容玉米草冒充青贮饲料?

20年前滥用热带和亚热带种质是误解,后来是固步自封,现在则是利益约束。

育种者一个不小心就陷了进去。脱离生产实际的育种不可能支撑企业做大做强。

有人问我,国家科研经费是谁批准的?我回答他,这与国家科技项目没有关系,是企业自己投资作青贮玉米育种。问题是一些体制内专家和官员对企业投资搞育种也挥舞“指挥棒”,横加干涉。在某副处长指挥下,不但把2亿元青贮玉米“学费”打了水漂,更把普通玉米品种研发打了80亿的水漂。

一位学者型官员严厉地指出,学术定义不能乱来!他认为品种审定管制太多,该管的没有用心去做,置国家利益或大格局于不顾,再多的小格局也只会被记录为不作为,成为历史罪人!这说的是管理者。

大京九所谓世界最完善的指标和审定,其实是最繁琐和自乱阵脚的育种“指挥棒”。我国玉米品种审定过多地强调顾此失彼的商业指标,以行政准入代替市场需求,这才是问题的核心。修订《种子法》时,国务院法制局和某些其他部门不赞成保留品种审定制度,理由就在于滥用行政审批。

审定标准设置权的滥用,是横亘在商业育种面前的制度性障碍。农业供给测改革的最大问题就出在品种审定制度,而审定制度的僵化和越界管理,导致审定品种同质化,而符合市场需求的差异化优异品种却基本上过不了审定关。

这位学者型官员的批评很尖锐很准确。农业的民生职能决定了它的保守属性,种业的创新属性与动态竞争又决定了必须寻求价值的创新突破。僵化的游戏规则,缺乏倾听与包容,保守与创新的矛盾自然会在市场上表现出来。其后果就是拖累种业发展。

青贮玉米育种专业性很强,更容易暴露出太多的体制内外矛盾,那些繁琐和自乱阵脚的育种“指挥棒”本质上属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只不过领域太小,不容易引起普遍关注罢了。但这是审定制度必须改革的活生生标本!

某种业老板跑了一趟美国和巴西就以为看懂了种业,看懂了育种,遇到点麻烦便打起爱国旗号,声称他的青贮玉米是世界水平,告诫我们要爱国,不要“妄自菲薄”。这次又偷换“爱我中华”的概念。这些空洞口号一点用也没有。我们征集了全国各地的青贮玉米品种在山西大同和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做筛选试验。明年扩大到甘肃、青海和西南去做筛选试验。最后看养牛场怎么选品种,就知道结果了。

这两天,陆续接到一些朋友来函和微信。汇总各方面讨论,我归纳如下,供大家参考。

我国青贮玉米审定指标重点集中在某些农艺性状(如熟期、干物质产量、抗病性、抗倒性等),对营养价值也有规定(如中性洗涤纤维,酸性洗涤纤维,淀粉和蛋白质等)。2014年发布的国家《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标准》规定了青贮玉米的生物产量应比对照增产5%以上,试验点增产比例大于70%,平均倒伏倒折率之和小于10%。在品质指标上要求整株中性洗涤纤维含量≤55%、酸性洗涤纤维含量≤29%、粗蛋白含量≥7%、淀粉含量≥15%。这是较低的标准。

现行青贮玉米审定指标需要改进,如淀粉含量指标过低,审定出一大批“玉米草”(植株异常高大粗壮,但在收获时不能正常成熟)。这实际上是利用颠倒热带和亚热带玉米种质的光周期反应达到玉米草的繁茂效果。中性洗涤纤维含量指标也过于宽松。虽然近年来一些专家学者力促青贮玉米审定指标改革,但面对利益集团仍然有“蚍蜉撼树”之感。大京九公司的利益关系人多次宣称我国(其实是他的公司)青贮玉米研究世界领先。大京九不代表中国,因为中国的研究水平没那么低。但我们差距很大,要继续努力,所以我写了两篇文章说明之。

青贮玉米试验主持人北京农学院的潘教授,多次呼吁修改青贮玉米审定指标,应将淀粉含量提高到20%或25%以上,将中性洗涤纤维含量改为≤50%或45%,以及规定合理的生育期指标等。这些过渡性指标并不算高。修改青贮玉米审定标准需要做许多调研,听取各路专家及畜牧业同仁的意见。如果公司现在经营的青贮玉米品种含水量太多,希望脑子还是清爽的。

美国每年收获青贮玉米约4400万亩,约占玉米种植面积8%。欧洲每年种植约6000万亩青贮玉米,占玉米种植面积80%。其中法国和德国种植面积最大,超过欧洲种植面积一半。欧洲现行青贮玉米试验和审定指标非常简单,⑴干物质产量及单位干物质产量的饲喂能量;⑵倒伏(收获前倒伏情况);⑶能量和消化率。当然,现行的欧洲青贮玉米审定指标如此简单也与其先进的取样方法和实验室检测手段有关。这么一比较,某企业老总用不着为你的繁琐和主次颠倒而沾沾自喜。这正是差距。

简化育种标准,关键是科企合作。如果种子企业继续关门搞育种,不愿意同养殖企业合作,恐怕很难建立单位干物质产量的饲喂能量和消化率这两项至关重要的指标与检测体系。至于计算单位面积的产乳量,更是无从谈起。

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发展,国外推广的青贮玉米分为粮饲通用型和青贮专用型,其中粮饲通用型能给农民更多的选择以获得更高利润,而专用型青贮玉米则能够为用户提供高消化率的青贮玉米以降低饲养成本。前者可以规避市场价格风险,后者则是大型牧场的最佳选择。而“饲草型玉米”早就在美国和欧洲消失了……。

在青贮玉米这个小圈子里,继续坚持“玉米草”的逻辑,倒霉的将不是农民,而是种子公司。今后是国际化接轨的养牛场决定品种命运,养牛企业宁可用普通玉米做青贮,也不会再拿“玉米草”充数。农民只能跟着养牛企业亦步亦趋,种子公司一点办法也没有。我写文章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企业明白这个简单道理,然后重新谋划市场定位。

(本文汇集了许多网友的评论和意见,特向他们致谢!)

附:青贮玉米要粮饲兼用(讨论纪要)

参加青贮玉米讨论,很受启发。我注意到一些人喜欢自己决定育种方向与标准,他们想当然地用热带和亚热带种质或极晚熟种质充当青贮玉米,忽视养牛企业对饲料品质的基本要求,却强调基本要求之外的辅助指标。

目前国内规模化牧场已经基本普及,对全株青贮饲料玉米的需求量很大,现在全国大约有1000万亩青贮玉米,随着草食畜牧业发展,未来几年,可能达到1500万亩种植量。在满足数量需求的基础上,对青贮玉米的品质要求已提到首位。基本要求是干物质含量高于28%,淀粉含量不低于25%,NDF(中性洗涤纤维)不超过50%。宁夏生产的青贮玉米质量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干物质和淀粉含量都超过30%,NDF含量45%。

如奶牛业专家所言,现在品质问题越来越突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规模奶牛场转而使用普通玉米而不用所谓的“青贮专用”品种。这需要育种者、种企和牛企交流,取得共识。如果有种子企业做青贮玉米业务,建议听听牛企和草业专家的意见。不要局限于过去的认识而堵住未来的发展道路。

乳业规模企业对青贮饲料玉米的要求越来越高,市场容量比较稳定。肉牛企业对饲料玉米的要求比较低,以往需要大量黄贮玉米。随着进口竞争加剧,规模养殖也需要大量青贮饲料。

我国至去年底,累计审定了100多个“青贮玉米”品种,基本上推不开,原因是标准(指挥棒)错了,闭门造车没人用。现在,牛企向农民供种,基本上用普通玉米做青贮,农户按照企业要求种植管理,到秋季,企业提供专用机械上门给农民收获,然后加工青贮。采用企业 农户这种经营方式的大型牛企基本上不用所谓的“青贮专用”品种。

为什么规模牛企不使用“青贮专用”玉米品种?主要原因是育种方向和标准搞错了。这里有品种审定机构居中瞎指挥,而且持续时间很长。

以前乳业是散户养殖为主,奶源质量没有保障,经济效益低。三氯氰胺事件摧垮了散户,近几年乳业在不利条件下艰难转型。现在,乳牛的规模养殖量占50%,还有20%正在转型,散户养牛只剩下30%。

规模养牛必须算计效益,特别是在全球乳业产能过剩和进口冲击的大背景下,牛企宁肯用普通玉米做青贮,也不用闭门造出来的“青贮专用”品种(玉米草)。下一步,牛企将会需要比普通玉米好一点的青贮专用品种。这是企业要求。这么一来,育种者和种企就得想想自己该怎么办,都要改变思路了。

十几年前,我看过“青贮玉米”品种试验,育种方向完全不对。那就是些因光周期颠倒而造成的玉米草!必然是含水量高和淀粉含量低。现在市场压力大,人们再也不愿意为走了样的“青贮玉米”交学费!最终市场经济和用户需求决定育种方向与质量标准。

育种者喜欢关起门来讨论育种方向,这容易走偏。育种者多学了点遗传学知识,但只决定育种技术路线,不决定方向。育种方向主要取决于作物生理学(国内称“栽培学”)研究成果。而青贮玉米的育种方向与标准取决于养牛企业的需求。

我们匡算一下,这件不起眼的小事,在中国造成多么大的损失!全国审定100多个品种,每个研发投入100万元,合起来一个亿打水飘。如果开发这100多个“青贮玉米”品种,再打一个亿水飘!这就是玩玉米草所交的学费!

散户养牛遮掩了品质效应。现在大规模养牛,过去那个错误的育种方向和标准就再也哄不住人。

最近,一些企业开始反思,重新认识青贮玉米育种方向和标准,并与养殖企业建立合作关系。

种业方面需要考虑哪些问题呢?首先知道自己的基础,别把青贮玉米想简单和想歪了,不是靠几个新概念就可以代替产业基础。先要明确方向,在普通玉米的基础上逐渐提高营养品质。现在的尴尬是企业不用所谓的“青贮玉米”品种,更不用“玉米草”,却用普通玉米做青贮。所以,育种者和企业先要明白自己的处境,明白用户需求,然后制定正确的育种方向,重新筛选和改良种质。防止滥用热带和亚热带种质充数的现象。

我曾经从CIMMYT引进几十个玉米群体和几百个自交系,在中国启动玉米种质扩增、改良与创新计划,但我从来不鼓励滥用热带和亚热带种质冒充青贮玉米。那不过是“玉米草”,其营养价质相当于黄贮,充其量是介于发了酵的黄贮与青贮之间。

现在形成共识,青贮玉米的育种方向是粮饲兼用,以普通玉米为起点,逐渐朝专用方向发展,但不一定都是专用。要放弃“玉米草”思路,同时放弃从玉米草起步向普通玉米靠拢的策略。

养牛企业对“青贮玉米”品种最不满意的就是一窖青贮半窖水,而且很严重!玉米收获时含水量高,而能量物质不足,青贮加工时经大型机械碾压,就流出很多水。企业损失的不只是收购玉米所花出去的冤枉钱,更使本来就不多的营养物质随着水流失。同时淀粉含量低,能量不足。在没有满足基本要求之前,其他参数再好也没用。所以,先明白自己的尴尬处境(挑战),然后制定正确方向,重新认识育种材料。

育种者和种企要明白养牛企业对青贮玉米的基本要求和辅助要求。要以普通玉米为起点,满足企业的基本要求,然后逐渐改良辅助指标。所谓提高起点就是从“粮饲兼用”型品种做起。这不是中国特殊论,养殖业发达的欧洲国家使用的也是“粮饲兼用”型品种。种子局最好别管青贮玉米审定,那样被扭曲的青贮玉米育种标准就很容易理顺。

育种人员要谦虚,养殖业不是玉米一家撑起来的。尽管个别地方的农民散户不得不种植玉米草,但显然不能满足草食畜牧业的高端需求。最终还是得靠真正的青贮玉米解决畜牧业发展的需要。

青贮玉米主要提供能量,而不提供其他营养物质。规模养殖业将带动苜蓿或饲用大豆种植。青贮玉米与苜蓿种植面积大约3:1或2:1的比例较合适。

(感谢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教授对本文提出了重要补充和修改建议)